怎样评价电影《天堂电影院》_3

欣赏托纳尔多的作品,他的电影语言不容错过,也不容错过。在天堂电影院,即使是从一个普通观众的角度,我们也总能感受到大师手迹的美。这部电影有一个安静而有意义的开场。在温柔的主题音乐中,影片从一个遥远的镜头开始,镜头慢慢离开海边阳台上的盆景,退到屋内,停在桌子上的果盘前。拉镜头通常用在电影的结尾,利用其离开和退出的感觉,形成一个悠扬而难忘的结局。但在《天堂电影院》中,电影开头巧妙地运用了拉镜头的手法,空镜子进入故事发生的场景,没有造成结束感,反而造成了开始感,以一种行云流水的方式将观众带入剧情。漂浮在海边的白色窗帘,犹如开启了一段纯净梦幻的过去,奠定了一种乡愁。

影片中运用了许多巧妙的手法来完成时间空的转换,比如从电影审查官的手铃特写剪成钟楼里的大钟,场景从昏暗的电影院变成明亮开放的广场,从电影制造的假象变成现实生活。失明后,艾弗特抚摸着托托的脸,刷了刷他的脸颊,男孩已经成长为一个少年。十年的时光被这个镜头短暂地触动了,简洁有力,观众不禁感叹时光荏苒,弹指一挥间。

影片中的许多画面除了叙事功能外,还具有象征意义,使形象的意义更加深刻丰富。比如,在收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后,托托的母亲哭着带他穿过废墟,镜头在废墟上推了一张《乱世佳人》的特写海报,斯嘉丽的第一任丈夫在美国内战中阵亡。

在电影着火的一个场景中,画面以一部正在上映的电影开始,屏幕上的演员被手枪指着头。在这个紧要关头和激动人心的时刻,在枪口下,演员们的脸突然被一道刺目的白光吞噬,镜头一转,火花溅到了放映机上,人们惊慌失措,纷纷逃离,电影院一片火海。电影院的后墙装饰着一个巨大的狮子头。放映时,光线通过狮子的嘴投射到屏幕上,发出梦幻般的蓝光。火灾发生时,狮子吐出火舌,象征着电影院的梦想变成了噩梦。当托托迎着人群跑进火场,把失去知觉的艾菲特拖下楼梯,无助地呼救时,镜头对准了正在燃烧的圣母像,映衬出托托善良高尚的品质,对这种苦难表现出同情和怜悯。

《天堂电影院》讲述了一个热爱电影的孩子托托成长为电影导演的故事。它主要聚焦于他童年时期如何与电影结下不解之缘,最终走上创作道路的少年往事。托托有着聪明但调皮的性格,真实而可爱。艾弗特也不是一个完美的“长者”在一年之交。托托用买给家人牛奶的钱买了一张电影票,结果被妈妈打了。艾弗特帮他隐瞒了这一行为,并说他找到了托托丢失的钱。参加考试时,艾菲特求托托给他答案,被迫答应托托教他放映电影的要求...但正是因为这些“无原则”的小细节,打破了长辈和孩子之间的保守规则,让他变得像顽童一样可爱,拉近了他和真孩子的距离。

艾菲特不仅是托托小时候的玩伴,教他玩电影,还在不经意间为未来即将成为导演的托托提供了积累电影阅读量的条件。更重要的是,他引导托托走上了追求和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道路。他也陪伴着托托的成长。当托托对埃琳娜没有回应她的爱感到不安时,艾菲特告诉他那个士兵爱上公主的故事。他在窗下风雨无阻地等了九十九个晚上,但在约会即将结束的最后一个晚上离开了。他没有告诉托托为什么士兵们会这样做,但是在他服完兵役,结束了自己的爱情之后,托托有了自己的答案:“他知道如果公主在一百天之内不承认他们的协议,士兵们会很难过,甚至会绝望地死去,所以他选择在第九十九天的晚上离开,这样公主就会永远记得他。”成年人已经知道这是一条悲伤的路,但他们只能陪着青少年再走一次,因为只有亲身经历,才能意味着成长。

正是因为艾弗特的告诫和鼓励,托托才决心离开故土,去寻找一个充满无数可能的更广阔的人生。他无情而尖锐地揭示了生活的真相:“日复一日生活在这里,你会认为这是世界的中心,什么都不会改变。”不过,他也看着即将出发,带着情感和爱探索自己人生的年轻人:“生活和电影不一样,生活要艰难得多。”尽管如此,他还是教导托托放弃家乡安逸祥和的生活,迎接未来的挑战。在屏幕上看别人的生活,永远不如亲自走进那个世界。生活比电影难,但也比电影精彩。

常见版本中,123分的国际版比173分的导演剪辑版更紧凑、精炼、简洁。在导演剪辑版中,成名后的托托和伊莲娜的重逢和离别稍有延迟,对于影片的发展和高潮并不是特别明显。有些情节甚至有画蛇添足的嫌疑。比如伊莲娜在搬家前来到电影院告别托托,但艾菲特隐瞒了她去过的事实,导致两人都以为没有道别就走了,造成了30年的误会。

这个情节有些莫名其妙。也许造物主的初衷是为了让托托奔向更广阔的世界,艾弗特愿意背负不违背教义撒谎的罪名?然而,擅自以爱情的名义决定别人的生活,从来都是不值得称赞的,这大大降低了艾菲特在观众心中的形象。显然,这一集并不是出于塑造多维人物的需要。在这场闹剧下,两人的重逢几乎是荒诞的。作为女人结婚的埃琳娜和托托,没有可能再续前缘。然而,曾经真挚温暖的青春,却以无望的肉体快感告终,有些肤浅。而且在电影结构上,童年、少年、成年托托的剧情时长比较接近,几乎让电影“三分天下”,层次感不够清晰,一定程度上弱化了三个时间段的联系和各部分的张力。

在123分钟的版本中,除了开头的倒叙,成年托托出现的部分,只是最后20分钟回家参加艾弗特葬礼的场景。影片的主要内容是托托离家前的童年和少年记忆,从情感的“大杂烩”中提炼出忘记了老朋友的老朋友和年轻朋友,贯穿整部影片。一开始,托托收到了艾弗特去世的消息,这引起了他的思考和回忆。部分回忆详细叙述了艾菲特用自己的人生经历教导托托时,两个已经忘记对方和过去的人的经历,揭示了托托30年没有回家的真相。葬礼后,托托得到了艾弗特留下的电影,这意味着他离开时一个朋友的爱和呼应,他也是一个老师和朋友。结构清晰,优先事项明确。托托和埃琳娜之间的情感线被降到了次要位置。作为《逝去的青春》中的一个插曲,成为艾菲特作为过来人教导托托的契机,进一步凸显了他对托托一生的深远影响。

我在家乡看到的,可以看作是多年后狂欢中人们各自的结局:托托遵循艾弗特的教诲赢得了自己的名声,母子之间找到了彼此深深的爱和理解。镇上的人们仍然很善良。至于埃琳娜,他们没有再见面,年轻人突如其来的依恋就像他们的青春一样无形。然而在电视节目的冲击下,荒废多年的天堂电影院被炸飞,所有消失的美好事物都如过眼云烟。在艾弗特的遗物中,有一盒胶卷送给了托托。当他看着放映室里被剪掉的30多年前的吻戏时,忍不住潸然泪下。那是所有快乐的人和无比快乐的人都被埋葬在过去的时刻,隐藏在事物不同的世界里的美从未消失或变老。

埃琳娜离开的那一年,托托和艾弗特正在海边散步。当他谈到恋人的缺席时,艾弗特说:“也许是上天安排的。大家都只是在追星。”没有人能摘到星星,但他们头顶上总有星星,没有人能拥有它们,但它们从未远离。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电视行业的兴起,《天堂里的电影院》已经慢慢褪色老化。托托没有像童年时期望的那样一辈子做电影放映员,而是成为了他痴迷的那些美好梦想的创造者。

“我听到屋里人的笑声,好像是我制造了幸福。”埃弗雷特曾经告诉童年的托托他热爱放映员职业的原因,但30年后,托托终于可以自豪地说:“我是制造快乐的人。”这大概是托纳尔多的自画像,描绘的是一个男孩和一部部充满深情和敬意的电影,因为他曾经是一个挤在人群中看电影的孩子,然后那些笑容让他希望把一生都奉献给它。

微信官方账号/影子电台

 


posted @ 21-10-28 10:43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国产精品天天在线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