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笔记本

1

父亲葬礼后,我来到了二十年前读书的中学。操场上挤满了人,孩子们活蹦乱跳。几对情侣在银杏树下窃窃私语,生命在这美丽的秋日里流淌,一个为生,一个为死。

啊,二十年了。我离开这里已经二十年了。二十年前,我和一个男孩踩在这厚厚的金色地毯上,他把银杏叶洒在我身上,像一场金色的小雨从天而降空。

那是青春的黄昏,秋叶散落在黄金鱼。那时候我16岁,但现在,我老了,青春早已像一粒粒沙子从指缝间流走。我送走了我的青春和父亲。

秋天的生活好几次都很凉爽。我跪在地上,捡起一把树叶,深深地埋下脸。泪水在我的手指间流淌,我手中的枯叶变得湿漉漉的,不再脆弱。是否,每一个逝去的生命都能在我们的思想中获得永生?

“林晶晶,你回来了吗?”一个声音从后面叫我。

回头一看,我是一个中年妇女,面容慈祥,似曾相识。

“我是沈磊的大姐。听说你这几天要回来,一直在等你。”她专注地看着我,我突然觉得有点不知所措。

“请拿着这个笔记本。”她递给我一本浅蓝色的日记本,旁边有一把小锁。“我在沈磊的房间里找到它这么多年了。我认为它属于你。”

我拿着日记本,边上的小锁已经拧好了。那时候我们都喜欢用日记写下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心事,然后用小锁锁住,偷偷藏起来。

“拜托,好好看看。”大姐盯着我,眼睛火辣辣的,让我很不安。我重重地点点头。“我会的。”

2

3月16日,天气晴朗。

今天去上体育课,转单杠。她挣扎着起身,久久回荡,却没有翻身。她没有紧紧握住她的手,她从上面掉了下来,掉进了一个掩体。所有的同学都笑了。她羞得满脸通红,就像天空中的夕阳。真的很美。我真的很想帮她!

4月7日,天气晴朗。

今天,她迟到了5分钟。那个变态李居然让她站在教室门口整整一节课,说什么时间就是生命,所以她应该记住这一课。太阳那么大,她的脸红红的,像个西红柿,她低着头,眼泪打湿了她脚下的水泥地板!这个变态李真是太厉害了。她受不了。我必须为她报仇!

5月9日,多云有风。

哈哈,我今天好开心。我终于为她报仇了!

我从市场上买了一只小蜥蜴,放在书包里,带到学校。那个变态李在写板书的时候,我把它拿出来,溜到桌子底下,钻到讲台前,放上去,然后迅速钻了回去。幸运的是,我坐在第二排。如果我坐在后面,这个计划就无法完成。

所有的学生都捂着嘴看着我,一句话也没说,大家都等着看李尿裤子的异常!

果然,李这个变态,写完板书一转身,一脚踩在软绵绵的蜥蜴身上,吓得倒在地上!当她看清面前的是什么时,她哭的时候尖叫得更厉害了,那哭声真的直冲云霄!

多清爽啊!

他的名字叫沈磊,他是我爱过的第一个男孩。爱这个词太重了。当时我们没有说爱,我们说喜欢,甚至我们连喜欢都没有说。我们只是把它埋在潮湿的心里,在不确定的青春里变干。

沈磊是全校最帅的男生,用兰芝玉树来形容他也不为过。有一大群女孩喜欢沈磊。他们去看他打球,为他加油。在校园剧表演中,他们尽最大努力做他的女主角。

当然,我不是他们。妈妈说女孩子要教育,等男孩子追。菲菲就是他们。

菲菲是我最好的朋友。当时闺蜜这个词还不流行。我和菲菲经常一起进进出出。课间,菲菲会走过来跟我说,哪个同学生病了,哪个老师在抱怨。当然,她也会给我讲讲沈磊。“沈磊今天穿了一条牛仔裤,好帅。下午在沈磊有一场比赛。跟我来,给他加油……”。

我逗菲菲,“我可以给你数数。今天,你提到他的名字三十九次了!”

绯绯害羞地朝我啐了一口。“车,你真讨厌!”然后,他用水汪汪的眼睛问我:“嘿,晶晶,你不喜欢像沈磊这样优秀的男生。你喜欢谁?”

我停顿了一下,很快就被打断了。“四十次,第四十次!”费勇用她的小拳头打了我。“哦,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突然觉得很不舒服,下意识地抬头向前看。沈磊迅速转身擦黑板。他的头发真的又黑又软,后脑勺的弧度饱满可爱,像流动的月光。

他在看我吗?不,一定是菲菲。菲菲是如此的美丽活泼,就像一朵野花和一只森林里的鸟。我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眉头不由自主地开始收紧。

6月3日,天气晴朗。

今天,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腰间系着一件红色的衬衫。真的很优雅很漂亮,让我想起了《射雕英雄传》里的小龙女。任菲菲好像穿过类似的白色裙子,所以看起来没有她好看。当然,任菲菲跳得太多,哪有她文静温柔的气质?

任飞飞,唉,这任飞飞总是缠着我,真让我头疼。不过,要不是任菲菲缠着我,我也不会离她这么近。她和任菲菲在一起最好。

今天,她值班。任菲菲生病请假,留下她做卫生。我不知道为什么。放学后,胖胖叫我去打球。我拒绝了。我说我会做作业。

当每个人都走完了,她把水洒在桶里。我不知道她看起来又软又弱,但她一点也不娘娘腔。我看着她咬着嘴唇,灌满一桶水。一定很辛苦吧?我从她手里抢过水桶,开始帮她。

我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胳膊。这么热的天,她的胳膊竟然是冰凉的。我的心好像被蚂蚁抓住了,一阵痉挛。冰玉骨,既然清凉无汗,不知如何看待苏东坡的诗。

这两天,我们一直在研究他的《赤壁赋》。东坡先生不是伪君子老夫子。他还写了一个笑话“鸳鸯被子里的鸭子夜,梨树压海棠”,嘿嘿嘿!

她愣了一下,什么也没说,跟着我扫地。

这么快就完成了,时间过得太快了!

我们正要分开回家,这时我看到她白色裙子后面有一条醒目的深红色,就在底部。我如梦方醒,突然有了反应。发生了什么事?我绞尽脑汁想如何提醒她,以免让她难堪。

好久没想了,干脆脱了衬衫递给她。“嗯,你裙子的背面脏了。把这个绑在腰上挡住它。不要让别人看到。”

听到这里,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裙子,脸又变红了,像天空中的夕阳。我塞了她的衬衫就跑了。

今天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我的心还在狂跳!

6月17日,大风大雨。

(昨天补的。)

我去省城和她一起参加化学竞赛。孙老师家里很着急,让我们在福山路坐长途汽车,先走。谁想到比赛结束后我们还没到长途汽车站就下雨了?

雨越下越大,风越刮越大。天已经黑得像晚上了。闪电划得又亮又长空不时。上面还有雷声,吓得她捂住了耳朵。我想把她搂在怀里,这样她就不会害怕了。但是,我不敢。

当我们到达长途汽车站时,哪里有车?全部取消!我们在平台下避雨。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雨不小。眼看天色越来越暗,我们只好冒雨跟着一个女人来到车站旁边的一家小旅馆。

只剩下一个房间,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咬紧牙关,住在里面。

她的衣服全湿了,白色的连衣裙贴在身上。她的身体轮廓清晰可见,很可能是冷的。她抱着肩膀,微微颤抖,像一个无助的小鸡。

我去前台要了个吹风机,让她把裙子脱了。“快上床,我帮你把裙子擦干!”

她咬紧牙关看着我。她没有说话,身体还在发抖。

“嗯,我不能就这么出去!”我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站在门外,看着脚下的水,只觉得开始冷了。幸好我没感冒。

那天晚上,我穿着湿衣服坐在椅子上直到天亮。

她睡得很香,初升的太阳透过窗户射进来,打在她的脸上,透着圣洁的光辉。我想,我愿意守护她一辈子。

飞问我,怎么告诉沈磊,“菁菁,你说他对我是什么意思?我真的很喜欢他!”

我们听着床上萧瑟的夜雨,她的眼睛在漆黑的夜里像一颗冰冷的星星一样明亮。我情不自禁地被深深地吸了进去,我看到了我眼睛下面的火焰。这就是爱,对吗?胸口隐隐作痛,像断了翅膀的鸟。菲菲是个好女孩,简单得像个没有灰尘的婴儿。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伤害她。

菲菲睡着了。我蹑手蹑脚地打开床头柜的锁,打开抽屉,拿出磁带,塞进妈妈给我买的索尼随身听里,戴上耳机。这是一首由刘德华和关之琳演唱的歌曲《相约到永远》。

“我愿意陪你分享今生的梦想,也愿意和你分享今生的忧愁。我不用对海发誓,我也不怕大雨和大风,只要我能陪着你……”

当沈磊把磁带递给我时,他仔细地看着我,并用右手食指轻敲了两下。我研究了一下手中的磁带,想了一会儿,拿出磁带里的扉页。一张和扉页一样大的薄纸像羽毛一样掉在地上,很轻,没有任何重量。

我弯下腰捡起来:晶晶,如果你能看到这封信,请你给我一个答复好吗?我喜欢你很久了。我真的很喜欢。我全心全意喜欢它。你能接受吗?如果你能接受,就不用说话了,明天穿上你在省城穿的白裙子就行了。沈磊。

我一遍又一遍地听磁带上唯一的一首歌,直到窗外渐渐出现了曙光,然后戴着耳机朦胧入睡。

第二天早上,菲菲叫醒了我。窗外阳光明媚,菲菲的脸比晨光还亮。“晶晶,我想好了,我今天就正式向沈磊坦白……”

我把带子收进壁橱里,和白色连衣裙放在一起,压在壁橱的底部。我找到一条牛仔裤。我妈妈不喜欢我穿牛仔裤。她说女孩子应该穿裙子当淑女。

一个月后,父亲的工作调到了省城,我们搬家了。我再也没见过沈磊和菲菲。那时候没有互联网,我们都靠写信来维系感情。很快,信就断了。

我翻到日记的最后一页:

12月26日,下了一场大雪。

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我的生命只是一缕尘埃。我已经休学一年多了。如果我离开了,谁会记得我?她会吗?她离开快两年了,今年春节应该不会回来了吧?

医生说这个急性白血病最长的时间只有三年,三年,也就是说我还可以。......

随着时间的推移,日记的书页变得又旧又脆,在我手中发出声音。我的眼睛开始模糊,眼泪终于淌下来,把旧字迹变成越来越大的黑点。

男孩刚刚离开,这本日记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遗物。我点燃火盆,把书页放进日记本。当剩下的几个月没有风的时候,眼泪是清澈的,纸是尘封的,飞翔的黑蝴蝶是守护他的天使,对吗?人生在世,选举突然尘埃落定。只要活在心中,每一个失去的生命都会得到永生。

 


posted @ 21-10-29 08:06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国产精品天天在线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