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解析色戒开头一段麻将戏-

(贴你昨天刚写的文章,只分析人物心理和故事背景,选择空添加镜头语言)。

麻将可以玩几个境界?或者,人有没有369等。

数百块“长城砖”起源于古代的多米诺骨牌,近代以竹木牌流行于市场。根据材料和质地的不同,它们有高有低。在旧社会,凡是摸过几次象牙、压制过象牙或镶嵌过金玉的人,大概都可以和别人共度半辈子。

品牌的隐喻意义也可以催生一门科学,这里只选取最有基础的。

说这个“管(饼)”的盘子,一个是谷仓,从谷仓的顶部往下看是一圈“管”。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被农耕文明所哺育,无论形势好坏,粮食越多越好。收获少的,在比赛中补上;收获,下了注才也有了底气。

你不能只把数量放在谷仓里。为了面子难免在其他房子里放空仓库。藤条、柳条、稻草全部使用,编织成仓库围栏,线条为“条”。“条纹”越多,仓壁就会越坚固,粮食就可以大力填充,不用担心开裂。“条纹”越少,食物就越无法保存。比如“a”家庭,不好意思,你的食物是喂给小鸟的。就是“麻雀”牌。

这些都比不上“万”字招牌赤裸裸的炫富,经不起“东”“南”“西”“北”四风的考验。“中国”赚钱的风向是对的;风向不对,门外全是惊喜。

不能低估“白板”,雪中送炭,火中添柴;起起落落,世事不同,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没有网络的古代,麻将充当着“游戏币”和“欢乐豆”的角色,用虚拟的把戏来表现生活。一时的沉迷让人们远离了劳动的痛苦,市侩的庸俗,金钱的游戏,官场的不可预测。

所以,当李安决定将《麻将》搬上电影时,他清楚地知道,一张小桌子堆积了欲望,触动了人性。

麻将作为中华民族的国粹,随着上世纪90年代香港电影的热播,在电影中备受瞩目。几张牌往往可以支撑一部剧,文艺和动作剧似乎是陪衬。但说到麻将交流,主角都是女性。在《色戒》之前,没有一部电影被详细放映过。

《色戒》是一部有几千个人物的小说,但张爱玲写了将近30年。藏在文本中,留下一大片空白,给民国传奇女刺客郑的故事增添了自己的爱恨情仇,深深地摩擦着乱世弱女子的内心。

过了几十年,李安第一次看完这部小说,走出来就生气了:“这基本上是黄色小说,字不正!”因为他的道德,他不愿意拍这种令人发指的东西,但“他越不想拍,越有魅力,像鬼一样纠缠在那里”。

《色戒》上映已经快十年了。当你第一次想到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几乎是“基本上是一部情色片,手法极其男人秀”的感觉。“草蛇灰线,脉千里”,这是智彦斋对《红楼梦》写作手法的点评,用在李安的电影中也是非常贴切的。在看似普通的场景中,往往隐含着关键信息。一个转身,一个点头,一个回应,一个眼神,甚至一个面部肌肉的抽动,看起来都很随意,但却隐含着关键信息。这种信息丰富但又不孤立,只能还原原本的人物,李安心目中的“色”和“戒”。

一直以来,因为背景深厚,角色众多,关系复杂,把波澜壮阔的文艺电影作品一一写出来,是极其愚蠢和不现实的。所以,创作者的优越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红楼梦》中,曹雪芹就巧妙地运用了刘奶奶卑微的视角,让大观园里的众生一次走过场,除了开头糟蹋的“好歌”。比如《教父》,开场的婚礼,庞大的家庭,老教父和台前能人的辛苦,幕后不可忽视的大人物的操控。里面有性格迥异的孩子,外面有别有用心的反对者,到处都是政府的眼睛。

要彻底分析《色戒》是不可能的。幸运的是,李安有很深的技巧,几场麻将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起点。

在某种程度上,女人的麻将交流相当于男人的牌桌交流,尤其是在官员和妻子的麻将桌上。打牌,向他们抛媚眼,传递利益;输赢在筹码数量上,竞争在男人的官位上;聊天就是男人说不清楚的鸡毛蒜皮、交换秘密、打压或阴谋。

色戒开头的麻将游戏最重要。这是叙事序列中的第一场比赛,但这是王佳芝的最后一场比赛。比赛还没结束,易先生就约她出去,伪装了这么久。这一次,通过挑选戒指,伟大的叛徒的生命被决定。

故事发生在1942年,当时日本占领了上海,太平洋战争不到一年就爆发了。美国人一开枪,日本人就觉得败局已定。从东京到虹口,从日本陆军司令部到汪伪政权,悲观和沮丧挂了又挂。

这时,在富凯森的路上,戒备森严的易家府却是另一番景象。

佣人呈上热乎乎的鸡汤馄饨仆人端上了热腾腾的鸡汤馄饨。

马:哎呀!我正要吃你的2万!

易太太:真可惜!知道你哪里缺两万!

(以上两段对话节选自剧本。仆人端茶倒水,电影从下面一行开始)。

易太太:如果麦太太()没有跳出来...

梁太太:(湖南口音)哦,摸三摸还不如装。来吧,让风动起来!

易太太和马太太搬风换位,王佳芝给梁太太赔笑。梁太太正眼都懒得回她。很明显,作为上家,这局是王佳芝故意放给易太太赢的。易太太和马太太换了地方,向梁太太道了歉。梁太太真的懒得回复她。显然,作为主人,王佳芝故意把这一局交给易太太来赢。

结合上一张图,换位的时候,易太太和马太太貌合神离。梁太太趁机给马太太使眼色:换你坐易太太上家,你可不能像王佳芝那样给她喂牌,没道理的事情。结合上图,换位置时,易太太和马太太是分开的。梁太太趁机向马太太使眼色,说:“你要是坐在易太太家,就不能喂她打牌佳芝,这不合理。”。

梁太太的形象和性格在这个镜头里已经大致勾勒出来了。她非常关心这场比赛的输赢。今天她一直输,因为易太太被送到胡那里去了。以她丈夫的立场,她不需要刻意给易太太卡片,但也没人给她卡片。所以她在整个麻将游戏中是个局外人。这个局外人有点可爱。

当中是王佳芝的戒指(无光泽的小蓝宝石),跟左手边梁太太的(剔透的大祖母绿)相形见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一来做间谍不是请客吃饭;二来伪造的麦先生本来也就不是大生意人,手笔跟这些汪伪政权的阔太太们没得比。其中有王佳芝的戒指(暗淡的小蓝宝石),与左手边梁太太的(透明祖母绿)相比相形见绌。这也是做不到的。当间谍不是应酬;第二,来到铁匠铺的麦先生,不是什么大商人,字迹也比不上汪伪政权的富婆。

一张麻将桌的全景,色与戒的初次展示,一双双光鲜靓丽的手笔,马太太的钻戒在强光下格外耀眼。一张麻将桌尽收眼底,第一次展示的色彩和戒律,一副光鲜亮丽的字迹,还有马太太的钻戒在强光下格外耀眼。

对几位妻子的地位有大致的谱。

贾谊夫人地位最高,手指上的东西还没有出现;

马最耀眼;

梁太太略显单纯,但还是值不少钱的。

相比之下,王佳芝没有存在感。

因为身份卑微,三重身份,整部剧她都很用心,体现了她极其敏感的眼神。

易太太戒指特写。老式钻戒,碎钻拼合而成,光彩自然差了些,被马太太比了下去。易太太戒指特写。老式钻戒,碎钻拼接而成,光泽自然逊色,曾被马夫人拿来比较。

马:说到移风,我忘了恭喜你了...梁先生升职了!

梁夫人:好大的官,谁在乎米?

马:现在连人都买不到了。管粮不如管库。就听易太太的!

对梁太太的自嘲,易太太陪笑。梁先生升官易家是出了力的,官位自然不是这么不堪。易太太对梁太太的自嘲一笑。梁先生升任易家是出了力,官位自然没有那么不堪。

抗战爆发前,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大米消费和集散地。日本占领后,它为日本侵略者提供口粮,并对上海实行大米管制。

当时在上海当医生的陈存仁在《抗战时代的生活史》中回忆:当人们认为苦难时期会长期来到日本时,就要有所准备,因为上海人吃的饭一半来自常熟、太仓,另一半来自暹罗;但是常熟和太仓的大米不能存放太久。只有暹罗大米经过机器烤制后才能长期保存...

在1941年上海彻底沦陷之前,上海甚至有一个被历史学家称为“异常繁荣”的时期。

自1937年日军入侵上海以来,除了市中心是公共租界、法租界尚未被日军进入外,上海四周都是敌占区,看起来像一个“孤岛”,故称之为孤岛上海。

这期间,对海关有管辖权的国民政府突然消失,上海一下子变成了零关税的自由贸易港。两年之内,进口总量甚至比战前增长了6倍。肆意赚钱的自然是害怕日本战争的英美人。

但随着日本正式对英美宣战,日军于当日进入上海租界苏州河以南地区,整个上海城沦陷至今,结束了上海的孤岛时期。[1]

远离英美、日本的走狗,王等伪政权达官贵人一时间风光无限,宴饮不断。

电影里,老婆们穿金戴银,打翡翠麻将,吃干果喝鸡汤馄饨,还记得印度饭比泰国饭还要高。但是更多的普通公民勉强糊口,流亡的穷人到处挨饿,还有无数的其他人!可以说朱门酒臭,路有冻骨。李安没有忽视这些,电影里都有展示。

总之,梁先生能挪到这个位置,家里自然很有钱。称赞她主管交通部的马夫人不容易。上海的经济命脉就在于这张小桌子上的南北风。

全景给到麻将桌和整个房间的装饰,摆设。全景图为麻将桌和整个房间提供了装饰和陈设。

至此,《色戒》前两段已经展示,张爱玲只写了不到400字,李安只展示了半分钟。原文贴在这里比较,味道不难理解。

麻将桌白天也有亮灯,洗牌时钻戒会发光。白色桌布的四角系在桌腿上,越来越白,越来越刺眼。清凉的光影展现出贾智胸前的沟壑,他的脸经得住无情的光照。额头有点太窄了,头发和脚都不均匀,也不知道怎么倒到漂亮的六边形脸上。脸上化着淡妆,只有精工雕琢的两片薄唇画得水灵明艳,妩媚红艳,云卷云舒,披肩发,光膀子。电蓝色水渍缎面过膝旗袍,小圆领只有半寸高,像洋装。领口有一枚别针,配有碎钻石和蓝宝石的“纽扣”耳环。

前两任妻子都穿着黑色的披风,翻领下露出一条沉甸甸的金链子,隔着两条线扣着领口。战争期间,上海与外界隔绝,出现了一些本土时尚。敌占区的黄金贵得离谱,这么粗的金链价值不菲。用来代替大衣扣子,在村里还算不错,可以穿在外面到处游行,所以成了王衙门官太太的制服。也许是受重庆的影响,我觉得黑色大衣最庄重大方。[2]

这时,麻将桌上的明争暗斗开始显露苗头。

易太太:听我说?我不是活菩萨!应该听我的是你的老马。他被一根管子运送。他已经三天不在家了。他把你赶出了野外!

马太太话里带着妒忌。马太太说话带着嫉妒。

梁太太心领神会。梁太太心领神会。

两幅图易太太的脸各占去半边,这是说给谁听,不言而喻。

镜头终于给到易太太,她明显不吃这一套。梁太太得我相助,拿了好处,你也想趁机拍拍马屁捞一把?没这么简单,我们先算旧账。相机最后给了易太太,她显然不喜欢。梁太太得到了我的帮助,得到了好处,那么你也想趁机拍马屁,捞一笔?没那么简单。我们先算旧账吧。

话锋一转,矛盾浮出水面。易太太暗示马先生不把他们易家放在眼里。谈话一转,矛盾就浮出水面。易太太暗示马先生不在乎他们的安逸的家。

注意陈冲的眼睛。这句话最有力。不仅马先生不听话,马太太也不听话,你自己也有小伎俩。

再敏感一点,可以看出马太太很可能和易先生有染。易太太自然是有见地的,但还是老成持重,只点一下,含沙射影。

有人开始恐慌了。

马太太:我没闲着!他家每天有三个亲戚四个外戚来求援,楼道里全是睡觉的人。找工作不算,还要规划吃喝他们。我没有后勤部门的工资。

铺垫了这么久,麻将才刚刚开打。搬风之后马太太坐了上局赢家易太太的位置,自然该她先出牌。打了这么久的基础,麻将才刚刚开始。风动之后,马夫人接替了上一局的胜者易夫人的位置。自然,她应该先打。

但是开始玩五?!我少打牌的时候不要骗我!

五、五万和五桶被吃掉的概率最高。马的妻子打出了第一张这样的牌。真的是狐狸尾巴藏不住,她想瞒着别人。她肆无忌惮地打牌!

易太太心想:小婊砸还算有点眼色,你送我就吃。易太太心想:“小娘们有点挤眉弄眼。你寄给我就可以吃了。”。

马太太心中有鬼,掩饰不住。(此处梁太太瞟了她一眼,算是对她刻意送牌的回应。)马的妻子心里有鬼,藏不住。(说到这里,梁太太瞥了她一眼,这是对她故意送卡的回应。)

开始假装可怜,表现出同情。(梁太太要说“是”,引起共鸣。他们的关系应该不差,而且是同桌。酌情帮助他们。)

这个时候,王佳芝是真的上场了。

虽然王佳芝是主角,但在这场麻将戏中,一开始是极其不显眼的。幸运的是,她的地位正在逐渐上升,但她的地位超出了她的控制。从看不见的人到桌上的一个话题,该由易太太来提几点。

而这场比赛完全是易太太打压马太太主场的机会。梁太太的中立性不好,所以王佳芝成了她最好的帮手。

易太太:我不明白麦太太的意思。我以为王(政府)的官员都是我们同桌的太太们派来的。

王佳芝:没错!

梁太太:这些日本人没想到。皇帝的脑袋里还有一天!

易太太:趁热吃吧!

看王佳芝说不上话,易太太带话题给她王佳芝不会说话,于是易太太给她带来了一个话题。

明明在讲笑话,那些人为什么这么犹豫?这张照片不仅仅是梁太太金戒指的特写。

说到一开始打麻将的境界,梁太太是四位中最低的。注意输赢,同时思考,略显尴尬。比如这一次,我怕逗日本人开心。丈夫当汉奸帮助日本人的时候,没有好好伺候她,更别提她的荣华富贵了,她也无法找回自己的生活。

讲乐的梁太太笑容十分勉强。谈论音乐的梁太太笑得很勉强。

易太太注意到气氛有些奇怪,提醒客人喝茶缓解压力。也许热腾腾的馄饨可以带走一些冰冷的恐惧,谁知道呢?梁太太看了一眼汤碗,心里当然想吃,但还是得习惯性地委婉。

反而王佳芝没这点讲究,易太太说话她毕恭毕敬听着,连眼神都很专心,易太太吩咐吃东西,她也是给足了面子。相反,王佳芝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易太太毕恭毕敬地听着,甚至注意她的眼睛。易太太点了吃的,也给足了面子。

也是和易先生有牵连,易太太偏喜欢她。王佳芝无处不在的对易夫人地位的尊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梁太太:如果你不吃,你就不能再吃了,胖子...

易太太:现在储存东西很时尚。我们没有其他技能。让我们把东西储存在身体上。

王佳芝:易太太,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你知道他从事进口小麦。香港虽然沦陷了,船还是要靠岸!

易太太:吃!西医!上次西药不是卖的很快吗?让他帮你多进去一点!

王佳芝趁机向易太太请教,眼神诚恳,举止得体。王佳芝趁机向易夫人讨教,眼神诚恳,举止得体。

刚才假装推掉的梁太太也端起碗竖起耳朵,等待易太太的评论。

提到“船”字,王佳芝下意识望向执掌运输的马太太。提到“船”这个词,王佳芝下意识地看了看负责运输的马女士。

易太太又吃了一个,看位置,是马太太偷偷送的。

易太太特意换上海话跟王佳芝说话,关系之亲近不一般。易女士用上海话和王佳芝交谈,她的关系非同寻常。

由此可见,王佳芝伪装的麦嘉商人身份经不起贩卖,没有商业意识。以易太太的眼力,恐怕早就看出来了。

没找到好工作的马太太看着她的眼睛,突然吃醋了。

马:我听说你昨天去了蜀黍。

易太太:是的,一群人。麦太太没去过。

王佳芝:每个人说我没去的时候都会笑。

易太太:香港开了两家舒米。四川高手和香港高手合不来。他们生意不好,香港人吃不惯辣。不是吗?很辣!昨天。

王佳芝:真的很辣!给我热一下...

马老婆含沙射影,潜台词:你偷偷去吃饭别冲我吼!还去蜀都这种低级餐厅?

易太太心如止水:我们就是不带你,而且肯为了麦太太自降身段去吃便宜馆子,怎么着?易太太内心安静:我们就是不带你,为了麦太太的自我还原,我们愿意去便宜的餐厅。什么事?

机警的王佳芝立刻看着马太太,嘴角微微上扬,显出一副骄傲的样子。

易太太继续替说话,暗中刺激马太太,咄咄逼人。

见此情景,马太太明白“麦太太”俨然成了易太太的武器,只能暂时认栽。马夫人见此,明白“麦夫人”成了易夫人的武器,只能暂时认了出来。

轮到王佳芝出牌,打出二万。马太太要吃。轮到王佳芝上场了,打两万。马的妻子想吃东西。

然而,眼尖的易太太很快明白了她的意图,以闪电般的速度打掉了2万元。

易太太都亲自出马对付自己了,可见自己送出去的好处完全是自取其辱,反倒凭空杀出一个“麦太太”骑到自己头上去了。马太太气不过,当着易太太面啐了一口。易太太亲自处理过。可见,她送出的好处完全是给自己带来耻辱。相反,她打了一个“麦太太”骑在她的头上空。马太太气得在易太太面前吐口水。

上位了的王佳芝暗暗得意。上层的王佳芝暗暗高兴。

暗杠红中!牌运也突然变好了!暗红色!品牌运气突然好了!

这时候,还没了解情况的梁太太突然走过来插了句话,不小心把气氛推向了更尴尬的境地。

梁太太:马太太昨天没去?

易太太:她已经好几天没来了。

马:我家很忙。如果有人在这里,我会请两天假。

易太太:你不能接受款待。你躲起来了!

马女士:前几天谁在电话里说不?

易太太:那天没有。我去接麦太太。问她!马的妻子,她那天选择来接你吃饭。她是故意的!

易太太攻势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易夫人的攻势一点也没有减弱的意思。

马太太忍不住了,开始反击。马太太忍不住了,开始反击。

易太太有王佳芝这张好牌,应对起来得心应手。易太太有一张好牌,所以她可以轻松处理。

易夫人继续激化两人的矛盾,王佳芝有点不知所措。

镜头焦点从王佳芝切到马太太,尊严被如此践踏,表面看似平静,内心恐怕已翻江倒海。焦点从切到了马夫人身上,尊严被践踏得如此严重,表面上看似平静,但恐怕内心已经天翻地覆。

注意易太太和梁太太眼睛打出的牌的位置。在下一个镜头中,她会伸手去拿这张牌。

梁太太这个窃笑可以有两层意思,一是她以为易太太还在跟马太太开玩笑,二是易太太的牌她正好要吃。可见梁太太的注意力大部分还是在麻将上面的。到此时为止她并不参与其中的勾心斗角。梁太太的窃笑有两层意思。第一,她认为易太太还在和马太太开玩笑;第二,她只是想吃易太太的牌。可见梁太太的注意力大多在麻将上。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参与这项阴谋。

失去理智,把持不住的马太太急迫地想要证明自己的存在,碰掉了易太太打给梁太太的牌。上一秒还喜形于色的梁太太眨眼变了脸。失去理智的马太太把持不住,急于证明自己的存在,打掉了易太太叫梁太太的牌。一秒钟,还在眉开眼笑的梁太太眨了眨眼,变了脸色。

专心打牌,井水不犯河水的老好人梁太太被故意碰了牌,真是不知道倒了哪门子霉。专心打牌,从不碍事的好老头梁太太被故意摸了。我真的不知道她有什么样的坏运气。

易太太肯定是料到了的,她此刻也许在想,还是不要做得太过,收收手,不坏和气。易太太一定早料到了。她此刻可能正在思考,但不要走得太远,停下来,对她好一点。

发泄过后,马太太洋洋自得,知道自己占了上风,大方地笑了。从开始到现在,王佳芝立场的每一次转变,都可以追溯到表达方式的转变,这与易夫人的支持,以及马夫人优势的转变密切相关。

此刻,梁太太表现出对马太太的不满,表现出对的善意。

梁太太:唉,你带的麻辣丝袜还在吗?

王佳芝:哟,都用完了!下次我为什么不多带点?

梁太太:明白了。

易太太:现在上海越来越穷,肥皂和牙膏都有黑市。你经常来这里,来了就有地方住了,对吧?

从来没搭理过王佳芝的梁太太要起了丝袜子。要不是马太太逼人太甚,她犯不着去和王佳芝交朋友,她也不见得就稀罕这些个时髦玩意。从未和王佳芝说过话的梁太太想穿丝袜。如果马太太不是太咄咄逼人,她就不用和王佳芝交朋友,也不需要这些时髦的东西。

上半场结束,王佳芝莫名其妙又得一分,居然从局外人成了牌桌上的明星!上半场结束,王佳芝莫名其妙又进了一分,从一个局外人变成了积分榜上的明星!

下半场,在穿插了76特工总部的镜头后,易建联来了。

易先生进门时,她惹得梁太太大叫。钻戒的话题也开始了。

梁太太:我亲戚请人买了一枚钻戒……俄罗斯人的黄钻。它被一个贵族卖掉了。

马:俄国贵族在街上讨烟头。小心买假的!

易先生:你今天打得真早!

梁太太:啊,你的甲板可不小啊!易建联的后盾来了。

他一进房间,王佳芝就迫切地目送秋波。一进房间,王佳芝就热切地斜睨着。

茶杯的递接,易太太送上关心的眼神,收下演给看客们的把戏,两人的目光对接时明显有些错位。但老夫老妻的默契不在于此,乱世之中,他能回家便是最好的安慰,即使是为了王佳芝。茶杯递过来时,易太太送上关切的目光,接受了观众们玩的把戏。两人目光对接时,有明显的错位。但这不是老两口的默契。在多事之秋,回家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安慰,甚至对王佳芝也是如此。

王佳芝有些分了神,梁太太催她快出牌。王佳芝心不在焉,梁太太催她赶快玩。

易先生都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易先生看在眼里,开心在心里。

易太太选择在这个时候加入钻戒的话题,恰恰是因为易先生来了。

易太太:你必须在这里游泳!你有多少克拉?三克拉?

马太太:我可以这样做吗?我认为它看起来又旧又过时。这两天,我要拿去修改。

易太太:平芬前天在这里,但我手上有一颗五克拉的。它又大又秃,还不如你的。

梁太太:所以你没有打电话给我?

易太太:我还匆匆地扔了一个拥抱!品粉有些东西在外面是买不到的。上次热油钻拒绝给我买。现在值多少钱?

易先生:你的热油钻十几克拉,又不是鸽子蛋。钻石也是石头。你戴着不能打牌!

人们笑了。

易太太:真的,你不给我买,我就得听你的。

易太太刚才还跟马太太斗得火热,怎么突然关心起马太太手上的钻戒了,这不是给她机会炫耀么?那么大颗钻石光芒四射,马太太巴不得有人恭维她。易太太肯定当然没有这么傻,她选择切入这个话题,肯定是因为这颗钻戒里有玄机。易太太刚刚和马太太大吵了一架。她为什么突然在意马太太手里的钻戒?这不是给她一个炫耀的机会吗?这么大的钻石闪闪发光,马太太巴不得恭维。易太太当然没那么傻。她之所以选择切入这个话题,是因为这枚钻戒里面有一个谜团。

马太太逮到机会得了意,假惺惺地谦虚,又是暗讽易太太没眼光,又是偷瞄易先生。这戒指当然是易先生送的,两个人不仅曾经有瓜葛,程度还不一般。马太太抓住机会,得到了她的心,假装谦虚,暗示易太太没有远见,瞥了易先生一眼。这枚戒指当然是易先生给的。两人不仅有牵连,而且程度不一般。

可是自从来了以后,马太太就失宠了,就向易先生暗示:“你变心了,一定是年纪大了,不喜欢我了吧?”

易太太毕竟城府深,继续假装夸着马太太,让她虚荣心膨胀。毕竟易太太城府很深,继续假装夸马太太,这让她虚荣心膨胀。

梁太太想都没想,也没什么打算,就当是理所当然。

易太太马上圆谎。易太太立刻撒了谎。

*品芬是小说中的经纪人,向富裕家庭出售珠宝。

易太太看似在乎钻戒,但言语之中并没有什么对于钻石的品味,以为克拉数大就贵重,能保值。不成想钻石也是要分成色品质的。她看重的火油钻有价无市,说明这个东西是炒起来的,时间一久就会跌。易先生不给她买,也是怕她不识货最后破了财也丢了面子。易太太似乎很在意钻戒,但她在演讲中对钻石毫无品味,认为如果克拉数大,就有价值,可以保值。上岸钻石也分为颜色质量。她看重的热油钻是没有市场的,说明这个东西炸了,久而久之会掉的。易先生没有给她买,因为她怕自己不知道货,最终丢了脸。

但进一步分析,易太太真的和三笑小智在餐桌上打架吗?易太太在富婆的官场混了很久,没见过什么场面。对她来说,钻戒只是年轻人的新鲜感,易先生买它是为了让这些没有经验的女孩开心。

到目前为止,鸽子蛋是钻戒里最重要的东西,女士们手里的东西看到了难免会成为陪衬。

麻将游戏没多久就结束了,易建联嘴里漏下的鸽子蛋似乎从天而降,落在了王佳芝手里...从一个漂泊在乱世,没有名字的边缘人,突然变成了易先生手里的红人,巨大的心理反差带来的冲击只有她自己才明白。

反倒易先生是真懂行,也是在外面厮混久了,经验丰富。相反,易先生真的很有见识,交往时间长,经验丰富。

一个稳定的地位,对易太太来说,足矣。易先生几句玩笑话,看起来是找借口开脱,其实他是真懂太太的。易太太也心领神会,没有再追问。

一直在倒霉的梁太太竟然胡牌了,这真是新鲜事!一直倒霉的梁太太居然玩胡牌,真是新鲜事!

梁太太:啊!胡!五门白板。

马:哦,所有的牌我都听到了!不能用钻戒打牌是易先生的错。

易太太:我是来捣乱的!

梁太太:谢谢你,易先生。

马太太:不,让易先生请你吃饭吧!

易先生:没问题。你喜欢去哪里?

梁太太:(低声)唉,淑美!

易夫人:西医!

马老婆:不去蜀都,选贵的!(舒水平的推断来源于此。)

隔着灯罩,易先生暗示王佳芝离开。易建联透过灯罩暗示王佳芝会离开。

王佳芝立即懂了,准备找借口离开。王佳芝立刻明白过来,准备找个借口离开。

王佳芝:该死,我的记忆!我约好三点钟见一个人,结果全忘了!

易太太:那不行!没有这回事!别早说,太缺德了!

王佳芝:我还有事情要和别人说,我把它们都忘了!怎么办?或者......这不容易,先生。你先给我弹,我马上回来。

梁太太:我只是运气好,真的!

易先生:今天不行!改天我会和你一起熬通宵。

易太太:这个麦太太最差劲了!

王佳芝:这是一笔小麦款,已经存了好几年了。我最终同意收回一部分。

易太太:那么...去问问廖太太!沈妈,请叫廖太太!这是一种享受!

王佳芝的理由编得太生硬,易太太马上发觉不对头。王佳芝的理由很直白,易太太立刻发现不对劲。

可是易太太的言语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是有些发嗲,跟她之前的庄重形象泾渭分明。但是,易太太的话并没有责备的意思。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发嗲,这与她之前严肃的形象完全不同。

显然,这是为了易先生,他私下里对易和王的关系了如指掌。易先生也是大意了,毕竟这不是第一次了。

马不屑却又无奈的眼神:你的小伎俩被我妈用光了。但是我无能为力。

梁太太依然被蒙在鼓里,只算计着她那点运气,输赢。梁太太还蒙在鼓里,只算计自己的运气和输赢。

不过易太太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苦心经营,看似是让王佳芝与马太太鹬蚌相争,自己从中坐收渔利。没成想反倒成全了王佳芝的美事。方才有些承认,这王佳芝不是一个小三这么简单,她是真的有些过人之处。但易太太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努力工作,这似乎让与马太太竞争,她利用了这一点。相反,程响实现了王佳芝的美好事物。只是有人承认,这个王佳芝不是情妇那么简单,她真的很不平凡。

在易太太半认真的吩咐下,麻将馆关门了。

一般遇到亲朋好友打麻将后,赢家都无法推脱邀请。为什么梁太太骗了她的卡,而易太太镇上的会场却请请客?

试着总结一下四个人同桌的麻将境界。

毫无疑问,梁太太是最低级的,她从头到尾都痴迷于输赢。她看不到场景下的神秘情况。是马太太。麻将输赢不是她的第一目标。开心地伺候易太太,暗中得到好处,这是真的。

易夫人一直坐在钓鱼台上。说到这场比赛,她肯定是最终的赢家,除了争着给她出牌的梁太太。所以她根本不担心输赢,而是一直在平衡局面。只要这场比赛不被打破,她就会一直站在两边,这个家庭就能维持下去。比赛散场时,易家的局面几乎结束了。至于和马夫人,尊重她的人会稍微倾斜一下。易先生爱找乐子,让他去吧。

然而,王佳芝的麻将水平无论如何都远非那种境界,她只是靠着一顿随意的打,在牌桌上输了,赢得了聚光灯。她潜入易家的任务是在易先生面前保持存在感,为暗杀计划创造绝佳机会。每时每刻,她都只把自己当成麦太太,一个假身份,她的仪态必须小心翼翼地维护,反复练习。监狱般的靴子,这会让她在牌桌上没有欲望。没有遮住眼睛的欲望,她善于观察每个人的想法,能够自由应对。看起来是那么的单纯真诚,没有心机,因为只有当她还是麦太太的时候,她才能相信自己还活着,找到存在的意义。当她不是麦太太的时候,她是一个边缘人,就像路边的饥饿,枪口下生活的同胞,相信生不如死的人。

虚伪的感情是真实的。易先生从投靠日本人的那一刻起就被判了死刑,他在的时候只能觉得自己不是死人,有求生的欲望。即使易已经看穿了她的细节,他也愿意相信不会伤害他。

想想易建联和王佳芝在一家香港餐馆的对话。

易先生:我来来往往的人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整天谈国家大事。我不在乎他们代表什么。我在他们眼里看到了同样的东西。

王佳芝:什么?

易先生:害怕!你呢?你和别人不一样。你不害怕,是吗?

王佳芝:(笑)你呢?

易先生:(笑)你很聪明,但不太会赌牌。

王佳芝:是的,我总是输。我赢了你!

至于结局,则是王佳芝选择饶了易默城的另一个故事。

 


posted @ 21-10-29 08:18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国产精品天天在线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